福建永安煤业供给侧改革观察

E-mail 打印

    蒙蒙细雨给南国带来丝丝凉意,位于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的京东煤矿更显萧瑟,就在不久前,这个煤矿刚刚完成了近40年的历史使命。

  这是福建能源集团永安煤业关闭的第三个煤矿,从2014年至今,永安煤业已关闭和减少采区16个,采掘作业点80多个,去产能近60万吨。

  近年来,永安煤业始终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探寻人往哪去,钱从哪省,路往哪走的路径。

  福建能源集团靠煤炭起家,煤炭板块一度占据集团经营规模的77.9%,永安煤业是集团发家的起点之一,最高峰时产能达239万吨。2013年以来,煤炭的价格一路下跌,去产能的任务迫在眉睫。

  永安煤业党委书记黄金平坦言,相较于北方大型煤矿的机械式作业,福建的采煤方式还是炮采法,劳动力成本高,再加上来自进口煤的冲击,市场竞争力严重不足。

  削骨断臂,转型重生。关闭矿井后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人往哪去。“产能一压缩,势必出现大量富余人员,而在成本构成中,人工成本近六成,降本也要减员。”黄金平说。

  为了有效疏导职工,永安煤业对一线职工尽量不动,二、三线为减员重点,为鼓励员工“走出去”,永煤对解除劳动合同的员工除按规定支付经济补偿金外,还单独发放了一笔创业金。

  从2014年至今,永安煤业实现减员近3100人,将在岗职工压至3798人,按照规划,预计2020年,永安煤业仅保留2000位在岗员工。

  除了从“减人”找寻“降本”突破口,永安煤业还转换思维方式,以市场售价倒逼的方式,彻底打破延续多年的预算分解法,让市场决定矿井生存。

  去年3月,永安煤业召开职代会,确定新的责任制成本下降目标:吨煤最高不超过80元,平均三四十元。“这不是根据经验数字算出来,而是根据市场压力倒推到厂区、车间、班组,挖掘每个工艺细节最大降本潜力。”黄金平说。

  利润是“抠”出来的。据统计,永安煤业今年吨煤销售成本同比2013年底下降近50元,在全国煤炭行业大面积亏损的环境下,永煤仍做到略有盈余,在市场夹缝中谋得生存空间。

  就在记者到访前几天,黄金平刚从外省考察归来,在采访过程中,这位干了几十年的“老煤炭”聊得最多的也是矿山转型的新项目——打造石墨开采和加工的产业链。

  永安市石墨矿产资源丰富,已探明石墨储量超过9000万吨。近年来,福建省已经将永安市列为发展石墨烯产业的重点基地,给予永安市享受石墨烯产业电价等优惠政策。

  黄金平告诉记者,企业已经和长沙、四川两家民营石墨生产龙头企业达成初步合作意向,采取混合所有制的形式,向石墨开采和加工转型。

  “我们有现成的厂房,在矿产开采、前段加工环节有绝对优势,再加上政策大力支持,石墨将成为转型的新方向。”黄金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