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业新闻

谢克昌:让煤炭利用清洁高效起来(开卷知新)

Multithumb found errors on this page:

Could not create image:
/var/www/vhosts/luanhn.com/httpdocs/plugins/content/multithumb/thumbs/b.400.121.15987699.0.0.0922.20200922085708409.jpg.
Check if you have write permissions in /plugins/content/multihumb/thumbs/

让煤炭利用清洁高效起来(开卷知新)

谢克昌
《人民日报》( 2020年09月22日   第 20 版)

alt
alt

图为国家能源集团4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项目。


  2014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提出能源发展“四个革命、一个合作”的战略思想,即推动能源消费革命、能源供给革命、能源技术革命、能源体制革命,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为中国能源发展指明方向。煤炭是我国基础能源和重要原料,煤炭工业关系国家经济命脉和能源安全,煤炭发展走清洁高效利用的绿色发展之路,意义重大。

  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符合国情

  我国能源资源禀赋特点决定了必须长期坚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道路。在全国已探明的化石能源资源储量中,煤炭占94%左右,是稳定经济、自主保障能力最强的能源。尽管煤炭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将逐步降低,2019年降至57.7%,但在相当长时间内煤炭的主体能源地位不会变化。深刻认识我国能源资源禀赋和煤炭的基础性保障作用,做好煤炭清洁高效可持续开发利用,是符合当前基本国情、基本能情的选择。

  煤炭长期以来支撑我国经济和社会较快发展,是我国能源安全保障的压舱石、稳定器。能源安全是关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尤其当外部环境发生变化,能源安全保障面临的不确定因素就会更多,把能源安全牢牢抓在自己手中,必要且紧迫。

  立足煤炭稳定供应,发展煤制油气、醇类燃料替代,是我国能源供应保障的战略选择。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对我国发挥煤炭资源优势、缓解石油资源紧张局面、保障能源安全、保护生态环境,具有重要战略意义。2016年12月,神华宁夏煤业集团4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项目油品A线打通全流程,产出合格油品,实现煤炭“由黑变白”、资源由重变轻的转变。习近平总书记对神华宁煤煤制油示范项目建成投产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这一重大项目建成投产,对我国增强能源自主保障能力、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促进民族地区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是对能源安全高效清洁低碳发展方式的有益探索,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要成果。

  我国煤炭产业与技术总体水平世界领先

  针对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我国一直将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作为国家科技计划重点支持方向和煤炭产业发展方向。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形成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培养和汇聚一批高水平创新人才和团队,支撑煤炭产业持续向清洁低碳、安全高效方向发展。

  近年来,随着新能源开发规模不断扩大,我国燃煤发电占比虽持续下降,但仍是最重要的电力供应来源。我国燃煤发电装机容量由1978年的不到4000万千瓦,增至2019年的10.4亿千瓦;燃煤发电量由不到2200亿千瓦时,增至4.55万亿千瓦时。同时,我国持续推进煤电机组淘汰落后产能和节能减排升级改造,供电煤耗与污染物排放绩效持续下降。

  目前,我国已建成全球最大的清洁高效煤电供应体系,燃煤发电机组大气污染物的超低排放标准高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燃煤发电已不再是我国大气污染物的主要来源。2015年,泰州电厂3号机组成为世界首台成功运用二次再热技术的百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实现供电标准煤耗266克/千瓦时,成为全球煤电新标杆。2019年,全国百万千瓦超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有111台在运行,超过其他国家的总和,平均供电标准煤耗约280克/千瓦时,引领世界燃煤发电技术发展方向。

  近年来,我国煤炭清洁高效转化利用技术取得一系列创新突破。煤直接液化、煤间接液化等成套关键技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工业示范工程也实现安全、稳定、长期满负荷运行,成为保障我国能源安全的重要战略路径;开发了多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效低成本煤气化技术,彻底摆脱大型煤气化技术对国外进口的依赖;研发建设了世界首套百万吨级煤直接液化商业装置,并实现长周期稳定运行;开发了4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成套技术,并实现商业化运行,目前煤制油产能已达921万吨/年;建成了世界首套60万吨/年煤制烯烃工业化生产装置,首次实现由煤化工向石油化工原料的转换,目前年产能超过1300万吨。此外,我国在煤制乙二醇、煤制天然气等技术发展和产业应用方面,均取得重大突破。可以说,我国已建立起完整的现代煤化工产业技术创新体系。

  以技术创新实现高碳能源低碳化利用

  我国煤炭利用正逐步向清洁化、大型化、规模化、集约化发展,推动煤炭由单一燃料属性向燃料、原料方向转变,推进分级分质利用,从而实现高碳能源低碳化利用。具体来说,未来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重点主要在燃煤发电和现代煤化工两个方面。

  燃煤发电在未来相当长时期内仍是我国电力供应主力。除继续承担保障电力供应主体责任外,煤电还要为可再生能源大比例消纳提供灵活调峰服务。要大力推进燃煤发电向高参数、大容量、智能化发展,推进超高参数燃煤发电、新型动力循环系统、高灵活智能燃煤发电、燃煤高效低成本多污染物联合控制,及资源化利用的成套技术与装备实现产业化,促进电力装备技术升级和结构转型,提高电力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

  现代煤化工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特别是油气安全的重要途径。要稳步推进以煤制油、煤制烯烃为代表的现代煤化工发展,加强技术创新,逐步推动煤化工产品高端化、高值化,延伸产业链,提升价值链,持续推进废水近零排放、固废减量化和资源化利用。现代煤化工项目建设只有在规模条件下,技术经济效能和环保性能才能得到充分体现。因此,要积极推进煤化工产业大型化、园区化和基地化发展,结合资源禀赋,稳步有序推进大型现代煤化工基地建设。

  同时我们要认识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发展面临诸多挑战。一是煤炭利用项目建设的合理布局。要充分发挥国家宏观调控作用,科学统筹规划,避免无序竞争;二是煤炭开发利用与水及生态环境的保护协调。我国煤炭资源和水资源呈逆向分布,西部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水资源短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产业发展要统筹考虑煤资源禀赋、水资源和生态环境承载力,避免逢“煤”必“转”;三是煤基能源产业的高质量发展。煤化工基地建设存在同质化、产能过剩的问题。要坚持创新引领,加强新技术、新产品开发,延伸产业链,稳步推进煤、电、化一体化和煤转化的差异化发展。

  展望未来,我国煤炭工业发展前景广阔。煤炭仍将以其资源可靠性、价格低廉性和利用的可洁净性作为我国主体能源。随着我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推进,能源利用的清洁化和低碳化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同时,对“清洁能源”的界定也应进一步细化。只论排放,不问“出身”,实现了清洁高效利用的煤炭就是清洁能源。

  要在能源转型中把握好我国基本国情,遵循客观规律,从实际出发,在低碳化发展进程中,尤其在应对气候变化工作中,坚持公平和各自能力原则。依靠科技创新,持续推进并做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服务社会经济高质量发展和国家能源安全,是现实的战略选择。

  (作者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现代煤化工转型升级有四个关键点

中国现代煤化工的发展速度令世人瞩目。但由于发展时间短、技术成熟度不够等原因,发展质量不高的问题日益凸显。“十四五”期间,现代煤化工仍然是行业发展的战略重点,是中国由石化大国向强国迈进的标志性领先产业,必须要在“十三五”的基础上实现转型升级。通过转型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是现代煤化工努力的方向。

  要实现技术的转型升级。中国现代煤化工虽然在一些单项技术方面取得了诸多突破,比如煤制油的直接法和间接法、煤制烯烃的MTO和DMTO、高温费托合成技术等都居世界领先地位,但大型成套技术及设备与行业发展要求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不少关键技术还不能自给自足。煤制烯烃路线的低温甲醇洗、甲醇合成、烯烃分离、聚丙烯气相法聚合工艺等,均需引进国外技术;一些关键工艺的催化剂也大多依靠进口。现代煤化工作为保障中国能源战略安全的新兴产业,必须破除技术壁垒,掌握核心技术,尽早实现关键技术的完全自主化和成套装备的完全国产化。而当务之急,则是通过项目的技术示范升级,带动行业技术的转型升级。

  要实现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中国现代煤化工发展的最大隐忧是技术路径少,大量项目扎堆上马,导致同质化竞争严重。目前现代煤化工仅集中在煤制油、煤制天然气、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等少数工艺路径上,且每种工艺路径均有数十个甚至上百个项目在建或规划。这样一来,一方面现代煤化工自身存在严重的同质化竞争,另一方面又和石油化工形成强烈的竞争关系,导致发展受限。因此,煤化工今后的发展方向只能是通过技术进步提供更多的工艺路径,每条路径开发出更多的新产品,实现差异化发展。比如煤制聚丙烯路径就可开发120多个产品牌号,其中的许多产品在市场上极为短缺。比如,中国己二腈、POE、茂金属聚丙烯等产品几乎100%依赖进口,己烯/辛烯共聚PE也是很好的发展方向。现代煤化工只有向下游延伸,大力开发高端产品,实现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才能有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

  要实现绿色发展的转型升级。无论是出于对《巴黎协定》做出的庄严承诺,还是自身绿色发展的现实需要,降低化石资源利用过程中的二氧化碳排放已成为中国面临的重大挑战,也是现代煤化工不容回避的重大课题。由于中国能源结构一直以煤炭为主,因此面临的二氧化碳减排压力巨大。当前中国正在试点建立碳交易市场,煤化工等碳排放量较高的企业将成为石化领域首批被纳入碳交易市场的企业。这是现代煤化工行业未来必须面对的挑战,应对不妥则将严重制约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发展。此外,现代煤化工还面临“三废”零排放的压力。如果做不好绿色发展的转型升级,现代煤化工难以走得长远。

  要实现经济效益的转型升级。经济性不强是现代煤化工一直以来的一个“痛点”。特别是当下受新冠肺炎疫情和国际油价低位徘徊的双重影响,现代煤化工出现行业性亏损,企业普遍遭遇成本倒挂。无论是一家企业、还是一个产业,能否在市场上生存,归根结底要看有无经济性。但现代煤化工产业自示范发展以来,不少企业恰恰忽略了经济性这一点。因此,实现经济效益的转型升级是行业面临的最大考验,也是实现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出路。而要实现经济效益的转型升级,没有也不可能有灵丹妙药,需要一企一策、综合施策,更需要技术革新、开发新产品、降低成本、强化管理等多种手段。(作者: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会长 李寿生)

 

山西组建华新燃气集团有限公司 整合重组省属燃气企业

山西蓝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收到《关于省属燃气企业整合重组有关事宜的通知》的公告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山西蓝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于2020年9月24日收到控股股东山西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转发的《关于省属燃气企业整合重组有关事宜的通知》(晋国资运营发〔2020〕50号),现将通知内容原文披露如下:

  为深入贯彻省委省政府“四为四高两同步”总体思路和要求,紧紧围绕“抓住中间、整合两头”的燃气产业改革思路,推动燃气产业成为我省资源型经济转型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支柱产业,打造具有行业领军力的全产业链一流燃气旗舰劲旅,经研究,现将省属燃气企业整合重组事宜通知如下:

  一、山西省国新能源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山西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山西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山西国际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旗下山西国际能源集团气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实施重组,组建华新燃气集团有限公司。华新燃气集团注册资本80亿元,注册地址为晋城市。

  二、以山西省国新能源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控股上市公司山西省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新股份”)为整合主体,按照“抓住中间”

  改革要求和全省“一张网”的产业布局思路,通过市场化方式整合其他省属和民营管网公司。同时,依法依规授予国新股份山西省内天然气管网特许经营权,负责全省天然气管网的统一建设、运营。

  三、重组过程中所涉清产核资、财务审计和资产评估事宜,按照国家及我省有关规定,依据各自管理权限依法合规开展。涉及上市公司的,严格按照证券监管要求办理。

  四、各相关单位在整合过程中,要严格执行国家及我省有关风险防控、职工安置等方面的政策规定,严格履行程序,维护职工合法权益,确保企业安全稳定。

  公司将密切关注山西省属燃气企业整合重组事项的后续进展情况,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公司指定的信息披露媒体为《证券时报》《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报》《证券日报》以及巨潮资讯网(http://www.cninfo.com.cn),公司所有信息均以在上述指定媒体披露的信息为准,请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风险。

  特此公告。

  山西蓝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

  2020年9月24日

 

大同煤矿集团不负嘱托自奋蹄 久久为功蹚新路

大同煤矿集团是一家集煤炭、电力、金融、现代煤化工、文旅、物流六大产业体系于一体的大型综合能源集团。近年来,大同煤矿集团按照山西省委“四为四高两同步”总体思路和要求,咬定转型不动摇、深化改革不惧难、聚焦创新不散光,纵深推进“36951”战略体系,奋力建设创新、和谐、富强、振兴的新时代同煤。

  深化能源革命智能化绿色化发展

  大同煤矿集团科学把握传统能源产业发展趋势,全力推进能源革命,实现主要产业向安全高效、绿色智能转型。

  大同煤矿集团目前已新建和改造了10座千万吨级高产高效矿井,形成“四高四优”千万吨矿井集群。同时,关闭16座落后矿井、主动核减4座矿井产能,累计化解过剩产能2501万吨,大幅提高了先进产能煤矿占比,煤炭产业走上“减优绿、强优高”快车道。新建各类电厂55座,总装机容量达1977.1万千瓦,实现了“从煤转电”的华丽转身。

  智能化已经成为未来发展方向。大同煤矿集团在同忻煤矿建成“智能化综放工作面”,塔山煤矿“1500万吨特厚煤层智能化综放开采关键技术及示范”被列为科技部“十三五”重点研发计划项目,成为全煤行业特厚煤层智能化开采的领跑者。

  今年,大同煤矿集团大力发展智慧产能,重点推进塔山、同忻、麻家梁3座智能化矿井建设,年底将建成10个智能化工作面。同时,依托5G技术,围绕电网智能运维、数据共享融通、储能电站建设三大领域建设智能电网。围绕“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路径,开展智慧电厂研究、设计和建设,打造智能发电升级版。智能化已经成为大同煤矿集团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主引擎。

  深化改革攻坚板块化专业化发展

  大同煤矿集团突出整体重构、系统高效原则,全力推行大部制、板块化、专业化机构改革。优化管理机构,合并减少职能部门、直属二级单位,减少中层管理人员,建立精干高效的管理队伍,大同煤矿集团累计减少职能部门、二级单位37个;61家二级单位和职能部门完成了内部机构设置、撤销、合并、重组,共减少内设机构49个,实现了机构精简、人员精干,提高了工作效率。

  在实施大部制改革的基础上,大同煤矿集团稳步实施专业化重组、板块化改革。围绕6大产业和9大项目集群,通过专业化重组,组建了物流、文旅、新能源等专业化公司,进一步优化了资源配置,提升了企业竞争力。

  大同煤矿集团着眼转型实际和深化改革需要,确立“1311”选人用人工作思路(“1”政治站位高;“3”学历、阅历、能力强;“1”品德好;“1”清正廉洁),大力培养优秀年轻管理人员。截至目前,已有229名年轻管理人员走上了集团中层领导岗位,84名专业化管理人员走上了矿长、厂长等主要负责人岗位,年轻化专业化的队伍为企业发展注入了新动力。

  随着新一轮改革的启动,大同煤矿集团正在成为治理结构科学完善、经营机制灵活高效、创新能力和市场竞争力显著提升的国有企业改革尖兵。

  深化科技创新尖端化前沿化发展

  科技创新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近年来,大同煤矿集团加大关键技术和高新技术的科研攻关,全面提升企业科技创新能力和科研水平。

  2018—2019年,大同煤矿集团先后投入科研经费10亿元,5项科技成果荣获中国煤炭工业科学技术一等奖。参与和承担国家科技重大专项3项。特厚煤层智能放煤技术、小煤柱开采技术、煤矸精准识别技术、国产惯导技术等形成了同煤专有技术。

  聚焦“六新”重点突破。大同煤矿集团建成涵盖新能源、新技术、新材料等尖端前沿技术的同煤双创中心,建成煤炭行业工业互联网标识解析二级节点。

  今年,大同煤矿集团又投入16亿元科研经费,重点开展特厚煤层坚硬顶板多场耦合致灾机理及协同控制技术、充填开采技术、井下空间利用技术、二氧化碳捕集利用技术等科技攻关,为企业蹚出转型新路,为高质量发展增加“硬核”砝码。

  聚力笃行,恒以致远。大同煤矿集团将不负嘱托,久久为功,奋力谱写高质量转型发展新篇章。

  数据来源:大同煤矿集团党委宣传部

 

云南省政府与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签署能源经济合作协议

 9月22日下午,云南省政府与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在昆明签署能源经济合作协议。

  云南省委书记陈豪、省长阮成发会见了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舒印彪一行,并共同见证签约。陈豪代表省委、省政府对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长期以来为云南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的重要贡献表示感谢,希望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进一步加大在滇投资力度,助力云南绿色能源产业发展。双方围绕助推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建设、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积极建设现代化能源体系、打造世界一流“绿色能源牌”、开展能源扶贫等进行了交流。

  根据合作协议,双方将在现有合作基础上,进一步深化能源经济战略合作,加强绿色能源、绿色制造业、节能环保等领域的务实合作,共同打造世界级绿色发展新高地。

  云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宗国英,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樊启祥代表双方签约。

  云南省刘慧晏、杨杰,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富民,华能澜沧江水电股份公司高级顾问、中国工程院院士马洪琪参加上述活动。

 


页 1 总共 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