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煤炭限产激化供需矛盾 秦皇岛港煤炭仅够用6天

E-mail 打印

    “这简直是在闹煤荒!”514日,秦皇岛港务局一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近一个多月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始终保持在360万吨左右,较今年最高峰的800万吨下降了一半多,是近3年来的最低水平,存煤可用天数估算仅为6天。

   据上述港务局人士介绍,由于煤炭品种多,分堆较细,船等煤现象屡见不鲜,“很多煤种不够装运一船”,日装船量开始下降。截至514日,秦皇岛港锚地抛锚待泊或等煤的船舶多达100艘。

   记者采访发现,秦皇岛港货源匮乏的原因表面上是煤炭调进偏少造成的货源紧张,但实际上是煤炭主产区限产稳价下,市场供需变化、山西煤炭产量减少以及煤电价格矛盾引发的。

   而由此带来的后果是锚地压船增多,电厂库存减少,可用天数下降,进而可能造成沿海地区电厂用煤告急的现象发生。

   百艘船只停港等煤

   记者从秦皇岛煤炭交易市场了解到,今年12月份受需求不旺影响,秦皇岛煤炭库存不断攀高,在225日达到今年最高点800万吨,而此后的库存一路走低,410日降至360万吨,4月中下旬以来始终在350-380万吨之间徘徊。

    “进港少、出港多造成秦皇岛港煤炭库存的直线下降。”秦皇岛煤炭市场分析师李学刚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了其中原因。

   据介绍,进入2009年,山西省限产稳价的力度加大,煤炭外运量减少。山西省计划今明两年将煤矿数量控制在1000座,压减1500座,要求单座矿井生产规模达到90万吨,且必须具备机械化综采条件。

   山西一煤矿负责人向本报记者反映,目前大同和朔州地区291家地方煤矿,只有13家还在正常生产,其余都在进行扩能改造或资源整合,这些造成了晋北地区煤炭产量和外调量大幅减少。

   “占煤运总量73%的晋煤对秦皇岛港影响很大,货源调进减少了很多。”上述港务局人士坦陈。

   港务局人士称,尽管秦皇岛港大力增加神华集团、伊泰集团煤炭的调进数量,但神华、伊泰所属煤矿主要集中在内蒙古中西部地区,受铁路运输制约,增加的数量有限,不足以弥补山西货源的不足,因此,秦皇岛港货源调进较12月份并没有大的增加。

   据秦皇岛港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按4月份秦皇岛港煤炭装船计划1925万吨来计算,每日进车量必须达到8020辆才能满足装船要求;而4月份,秦皇岛港日均进车只有6588辆,每天少进1432辆,货源少,供不上装船,直接造成吞吐量任务的亏欠。

   截至514日,秦皇岛港锚地抛锚待泊或等煤的船舶多达100艘。“由于目前进港煤炭数量有限,不足以满足用户要求,船等货现象严重。”上述港务局人士称。

   深层矛盾激化 

  值得注意的是,秦皇岛煤炭库存锐减与船舶压港的现象反映了煤电之间的深层次矛盾仍未解决。

   李学刚认为,五大发电集团与煤炭企业的重点电煤合同大部分仍然未签,目前主要以预付款或现货交易方式购煤,这种无合同的供货方式不但挫伤了煤炭企业供煤的积极性,而且使煤炭产能和需求得不到正常发挥和释放。

   “无合同的购煤方式也给铁路、港口组织运输带来困难,一旦煤炭供应偏紧,电厂尤其是五大电力所属电厂将再度面临危机,甚至会直接影响到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稳定。”港务局人士称。

   45月份船舶压港,港务局人士认为“反差很大”,去年同期到港船舶只有二三十条,南方电厂此间进行发电机组维修,而秦皇岛煤炭经常这时候压港运不出去,例如去年3月份最高库存达到757万吨,4月份788万吨。

   记者了解到,南方电厂目前煤炭库存一般都在20天以上,达到安全库存水平以上。“仍旧派船到秦皇岛运煤,主要为迎峰度夏做准备,怕断档。”一电企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电企考虑的因素还有,目前国内煤炭价格比较平稳。据介绍,54日,发热量5500大卡的山西优混平舱价只有590/吨,比今年最低时的223日的565元仅上涨了25元,同比还降65元。

   另外,各大电力集团还无奈增加了海外购煤数量,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国内市场。

   据国际煤炭分析师黄腾介绍,华能准备购买500万吨进口煤,浙能购买100万吨进口煤,其他如大唐、华电、粤电等电力集团与澳大利亚煤企的长期购煤协议也在谈判中,预计今年进口量将创6000万吨以上新高,占到沿海地区海上煤炭调入量的7%-8%

   就需求而言,用电量增加的不明朗影响了煤炭价格的大幅攀升。

   李学刚指出,目前在港口开展煤炭购销的客户主要限于同煤、神华、伊泰、中煤四大集团与发电企业之间的交易,沿海地区如钢铁、建材等以购买市场煤炭为主的客户生产状况并无明显好转,需求不旺,未参与到抢购煤炭中,因此市场煤炭价格未能实现高攀。 

 

煤电价格分歧历经数月未解决 电企出海买煤

E-mail 打印

       进入5月份,我国主要城市平均气温数据较往年偏高,电煤夏季消费高峰期有望提前启动。

   秦皇岛港煤价月涨近30

   记者昨日统计发现,具有行业指标性质的秦皇岛港电煤从4月中旬起已出现了不同幅度的涨幅,以5800大卡的大同优混煤为例,车板价从413日的560/吨上涨到13日的585/吨,一个月上涨了约25/吨,而5000大卡的山西大混煤车板价从413日的460/吨上涨至昨日的480/吨。 此外,电煤库存更达到20069月以来的最低位。

   秦皇岛港方面表示,从5月开始直至年底,用电量将会持续增长,这意味着对煤炭的需求将会持续增长,带动煤价会稳步上涨。如果山西等地煤炭产能继续压抑,小煤矿不能复产的话,整个煤炭市场供应将受到影响。

   煤电价格分歧仍未解决

   夏季用电高峰期临近,电厂签订合同、保证煤炭稳定供应的需求相对迫切。而现实状况却是,从今年1月份的煤炭产运销衔接会开始,煤电双方已就今年的合同煤价开始了拉锯,五大电力集团和华润集团的“5+1”电力联盟与煤炭企业之间的重点合同迟迟未签,这几个月来只以预付款和现货交易形式购买煤炭。

   目前的僵局之下,业内人士将“破冰”的重任寄托于政府出面干预。此前,市场强烈预期政府或于近日披露电煤合同折中价——在去年电煤合同价格的基础上上调4%,即覆盖煤炭企业今年起上调了4%的增值税。

   国内外价差是最大动力 

  煤电博弈迟迟没有结果,而煤价已经启动涨势,各大电力集团开始积极与海外供货商联系,大力增加进口。根据海关总署4月公布的数据,3月份我国进口原煤总量达1359万吨,同比增长20.1%

   记者了解到,今年1~4月经广东口岸煤进口量达648.5万吨,同比增长27.7%,其中,4月份进口226万吨,增长89.6%,创下加入WTO以来单月进口量新高。1~4月进口均价仅57.3美元/吨,不仅远低于2008年下半年国际煤价高峰期时的水平,较2008年同期也下降了7.2%

   广东某大型发电企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昨日告诉本报记者,虽然国际煤价也在上涨,但由于不像国内有强势的煤炭行业价格联盟,所以定价机制上对电企更有吸引力,加上广东处于铁路运输终端,传统上也倚重海路运输,所以会比内地电企更青睐煤炭海外采购。

   负责广东地区电煤运输的中海货运公司也向记者证实,广东地区电厂已加大海外购煤量。目前,同等热量的进口煤炭到广州港价比山西煤炭到港价每吨一般便宜30元至50元。

   业内人士分析,尽管目前国内电企进口海外煤炭的份额仅占2%左右,但由于国际国内煤价价差存在,国内电企及钢厂纷纷加大海外采购力度,可能会改变从现在到年底煤价稳步上涨的格局。

   链接:煤炭成本已占电企成本七成 

   受制于“市场煤计划电”的体制壁垒,去年煤价出现暴涨却不能向下游顺畅传导,原本唇齿相依的煤电两行业因此“翻脸”。去年,电力企业因煤价暴涨而电价未放开承受了巨大的成本压力,五大发电集团全年亏损约400亿元。   

     广东某大型发电企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煤炭成本占电力企业的成本比例已经达到70%,作为下游行业的电企正承受越来越大的压力。

    上述人士表示,如果现在不开始着手解决煤电分歧,那么到经济复苏阶段电力紧张的问题可能会再次凸现。

 

五大电力集团建议适时启动煤电联动

E-mail 打印

     昨日获悉,在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孙勤日前先后赴华能、大唐、国电、华电和中电投集团公司进行调研期间,五大电力集团一致建议,深化电力体制改革,适时启动煤电联动,解决燃煤发电亏损问题。

   数据显示,2008年,受煤价上涨和用电需求下滑的影响,五大公司共亏损约325亿元;扣除水电及其它产业盈利,五大公司燃煤火电亏损达到400多亿元。目前,公司负债率均超过80%,负债率最高的华电集团达到87.6%

   五大电力集团要求,应尽快启动“十二五”电力发展规划编制工作,指导我国电力建设;调整电力结构,鼓励清洁能源发展,加快核准“上大压小”项目,出台相关扶持政策。

   此外,五大集团还希望能够允许华能、大唐、国电、华电集团控股投资核电项目,实现核电投资(控股)主体多元化,加快核电建设。五大集团还提出向企业注入资本金、减免税收等政策建议。

   对此,孙勤指出,五大公司面对金融危机、煤价上涨和利用小时下降等困难,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坚定信心,共度时艰,努力实现扭亏为盈;同时要充分利用电力供需缓和的有利时机,在结构调整上下功夫,进一步提高水电、核电、风电等清洁能源的发电比重,大力推进“上大压小”,鼓励热电联产,有序建设煤电基地。 

 

电煤谈判仍在拉锯 神华排斥协调电煤价格

E-mail 打印

    电煤谈判僵持超过三个月未果,而政府出手干预的迹象却日益明显。

   有报道称,国家发改委协调电煤价格的方案为在去年重点合同煤价的基础上上涨4%,这是电力集团妥协的结果,发改委也认同了这一价格方案。不过,日前发改委协调2009年重点合同煤价受阻,主要由于煤炭企业暂时仍未答应。   

    由于尚未签订合同,五大发电集团通过打预付款的形式来采购重点合同煤。

   但据一位接近五大发电集团的人士透露,目前神华集团已经退掉了五大发电集团的预付款。

   煤企不希望政府介入

   有消息传言,神华集团不愿按照此价格签订合同,甚至通过中间渠道也不愿意。神华集团仍不愿放弃涨幅接近18%,5500大卡电煤每吨上涨82元,重点电煤合同为540元/吨的定价。

   发改委协调的4%的涨价幅度,理由可能是煤炭的增值税从去年的13%增加到现在的17%,中间的差价正好是4个百分点。不过,以神华集团为例,其2008年合同煤价为468元/吨,如果上涨4%,价格约为486元,比神华集团提出的540元/吨仍有较大距离。

   记者采访到中国神华董秘黄清,他向记者表示,“没有听说国家发改委还有一个协调电煤价格的方案。企业具有经营自主权,任何部门、机构和单位不得干预企业自主签订合同。煤炭价格继续实行市场定价,由供需双方企业协商确定,完善反映市场供求关系、资源稀缺程度和环境损害成本的煤炭价格形成机制。如果当经济运行中出现小小的问题,就呼唤政府出面协调,那就是不相信市场经济的主体企业自己能够解决问题。” 

  电力企业希望政府协调 

  与煤炭企业相比,电力企业更希望政府介入协调。如果电煤涨价,电力行业上市公司将会因连亏两年全面被ST,这对公众投资者很不公平。为防止出现“误判”,电力企业提出,要组织联合调查组下电厂、煤矿调查。而煤炭一方则坚持,政府已全面放开煤价,市场化定价的改革方向不可逆转。

   大唐发电集团总经理翟若愚日前表示,煤电顶牛根本原因在于体制。如果电企嫌煤炭贵而不订,运力就没有了。一旦运力没有了,价格便宜,但是买了煤运不出来,这对电企压力非常大。由于运力是跟着煤企的,所以电企处于弱势,煤企处于强势,这不符合市场规律。电力还有社会责任,煤炭可以做到不断涨价,或者限产保价,电企却不能因为亏损而不发电

   有分析认为,虽然当前煤炭市场状况低迷,但煤炭企业可以通过“限产”和调节销售数量来调节煤炭供求关系。而电力企业承担“保电责任”,在博弈中仍然略占下风,所以更希望政府干预。

   考虑重启煤电联动机制

   为了解决煤电矛盾,国家有关部门曾商讨过多种方案,包括整合煤炭资源、调整电力供应价格等。但是,由于涉及面太广、情况太复杂,这些方案或没能付诸实施,或没有取得理想效果,电、煤之间的矛盾也一直没能得到有效解决。

   3月25日,国资委发布文件称,对大唐集团等三家央企进行主业调整。其中大唐集团的主业在原有的“电力生产、热力生产和供应”外,增加了“与电力相关的煤炭资源开发生产”。煤电两大行业正在尝试一种全新的合作方式,即煤电之间通过资产互换,如电厂换煤矿,实现煤电联营。

   对于电煤谈判的“拉锯状态”,黄清称,“解决煤电矛盾的方法是继续深化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完善有利于科学发展的煤炭电力体制机制。今年的措施是继续深化电价改革,逐步完善上网电价、输配电价和销售电价形成机制,适时理顺煤电价格关系。在当前消费价格指数和生产价格指数为负数时,也可考虑重启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不过他也表示,煤电联营改变了单一经营煤矿或者电厂的企业组织形式,把煤矿和电厂放在一个企业中,可以节约煤矿和电厂之间的交易成本。但是这种方式无法改变电价形成机制,无法解决“市场煤”和“计划电”的矛盾,只能使外部矛盾内部化,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产煤大省练内功 山西两年内将煤矿数量压减一半

E-mail 打印

    作为中国最大的煤炭生产省,山西省正在加大煤矿整顿力度。该省煤炭工业局日前作出决定,今明两年,在保证全省煤炭产能不增加前提下,煤矿数量要控制在1500座以内。这相当于,要在两年内将煤矿数量压减一半左右。    

    不过,山西并非唯一正在实施煤炭工业整顿的省区。种种迹象表明,经济危机之下,中国西部的煤炭大省()纷纷加紧“修炼内功”。

   煤炭产量位居中国第二的内蒙古自治区本周一也作出决定,今年“除就地转化项目外,不再新批煤炭建设项目”,工作重点将转向推进已核准和在建的煤炭项目建设。

   位居产量榜“探花”的河南省,则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经将省内7家大型国有煤炭企业重组整合成“平煤神马”和“河南煤业”两大能源化工集团。

   在本月初的全国两会期间,中国西北另一产煤大省陕西省也传出消息,该省在京与中国最大煤炭企业神华集团签下总额超过2000亿的战略合作协议,以推进当地煤炭资源的深度转化。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此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曾表示,金融危机带来的能源需求放缓,是调整煤炭产业的好机会。“煤炭行业当前的重点,将是解决此前因能源供应紧张而无力解决的许多问题,诸如安全生产等。” 

  近年来,山西在煤炭行业的结构调整进展颇快,据山西省煤炭工业局透露,该省年产9万吨以下的小煤矿已全部淘汰。

   2003年到2008年,山西的矿井数由4878座减少到2598座,压减约一半的矿井,用了5年的时间。此番要在已经大幅精减基础上再度压减一半,却只给出了2年的时间,可见山西整顿煤矿力度之巨,决心之坚。

   西部多个省份进行煤炭调整,均采用“集团化”道路。山西煤炭工业局公布决定时就明确提出,当地煤炭产业的总目标是“走集团化的道路”。

   “要在全省形成23个年生产能力上亿吨的特大型煤炭集团,35个年生产能力达5000万吨以上的大型煤炭企业集团,使大集团控股经营的煤炭产量占到全省总产量的75%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轮调整中,地方政府起着关键作用。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担心,这些非市场力量的调节,以及当地政府的深度介入,可能会使得这些新的能源巨头与当地政府利益密切相关。

 


页 167 总共 169